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兩岸語言差異的根究

只要是懂漢語的人都知道,大陸和台灣的文字和用語有些不同,如

  • 大陸使用簡體字;台灣使用繁體字
  • 大陸使用漢語拼音(一種羅馬拼音)作為漢語教學和字典標註發音的標準;台灣使用注音符號(ㄅㄆㄇㄈ)
  • 公制長度單位大陸用「米、釐米、毫米」;台灣用「公尺、公分、公釐」
  • 大陸用公元年;台灣用民國年(雖然公元年越來越普遍)
  • 對於西方電影名稱,大陸多半直譯;台灣多會加油添醋,如《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大陸翻為《加勒比海盜:黑珍珠號的詛咒》;台灣翻為《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I, Robot》大陸翻為《我,機械人》;台灣翻為《機械公敵》
  • 對於科技,大陸也是多半直譯;台灣比較文言,如computer大陸翻為「計算機」;台灣翻為「電腦」(雖然很多大陸人也習慣電腦),mobile phone大陸翻為「移動電話」;台灣翻為「行動電話」
  • 標點符號的引號大陸用“”;台灣用「」(這一項大概很多人沒注意到)

老國民黨讀到上面的第一項,可能馬上就會大張「共產黨破壞中華文化」的大旗,而用同樣的論述去解釋下面其他的。但是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會說「我們是壞人,所以要破壞中華文化;要破壞中華文化,就要做這些事情」嗎?一定不是。要根究這些不同,一定要從兩岸的意識形態來看。

中華民國這一邊在戒嚴時期長年強調自己是「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正統」、「中華傳統的守護者」,這在1966年開始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到達了高峰,與人民共和國的文化大革命作對比。由此,台灣繼續使用繁體字,繼續使用民國初期制定的注音符號和標點符號,用「公尺、公寸、公分、公釐」來命名公制單位,因為「尺、寸、分、釐」都是中國古時候的長度單位,使用類似古時候帝王紀年的民國紀年,而對外來物的翻譯總是文謅謅。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邊強調自己是「新中國」,要「除舊佈新」,帝制時候的東西要去除掉。而馬克思主義是不強調種族的區別,而最終要打破種族和政治的邊界。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大陸使用簡體字和漢語拼音作為漢語教學的音標工具,因為那是「新」的;大陸使用公元年這樣和全世界大部分其他地方一樣,移除不同國之間的差異,並停用類似帝制時期的帝王紀年習慣;引號用“”也是一樣;公制長度單位用「米、釐米、毫米」來代表meter、centimeter、millimeter,是把meter先音譯成「米」,然後用加上代表1/10、1/100、1/1000等的「分、釐、毫」作為冠詞。這樣的創字結構,和公制發源地相同,因為centi就是1/100,milli就是1/1000,這麼做符合了馬克思世界一家和不強調種族區別的原則。

如果只看這兩種意識形態的出發點,看起來都是正面的,所以有人可能會說同一種語言本來就會區域性的差別,沒有那個比較好。但是現在還是很多人以良劣的角度去看這些差異,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提出我的看法。如果真的要評量良劣,要怎麼做?

要批評一個東西之前,要先徹底了解為什麼,而且不能用意識形態來全盤接受或推翻一種標準,必須要一項一項的審,要以科學和邏輯來審。以我個人的看法來說,漢語當作第一語言來教學,用注音符號較好,而漢語需要羅馬化的時候用漢語拼音(如護照姓名,或是只有在漢語圈才有的觀念要輸出,如「八卦」),詳細的原因可能要另外寫一篇較長的文章解釋。還有我認為大陸用「伊斯蘭教」稱Islam比台灣慣用的「回教」較好,因為回族只是信這個宗教的一小部份。公元年比民國年好,因為記載時間假設每一個國家或是政權都有自己的標準是一件很不方便也意義不大的事情,就好像有人發明公制是有原因的。關於電影譯名,我實在很受不了台灣加油添醋的習慣,「I, Robot」和「公敵」有什麼關係?太直接或是太口語的翻譯似乎也不和漢語文化作品的習慣,一些小幅度的修飾可以,如1994年的電影《Speed》字面上就是「速度」的意思。大陸翻的《生死時速》有修飾,也有保留原來速度的意思。台灣的《捍衛戰警》就不知怎麼解釋了。最後,關於computer和手機,我認為台灣用的「電腦」和「行動電話」比較好,因為「計算機」可能會和只能算加減乘除的calculator混淆,而「移動」和「行動」雖然都有表示「mobile」的意思,「移動」動詞的性質比較強,「行動」形容詞性質比較強,所以用「行動」較妥。

所以,要徹底了解,逐項審查,勿用意識形態。

1 則留言:

TNBi 提到...

看到『老國民黨讀到上面的第一項,可能馬上就會大張「共產黨破壞中華文化」的大旗』的時候忍不住笑了XDD

其實除了政治分野外,數十年的發展也確乎會讓文化的走向產生差異。若要評價哪個保留了更多傳統文化,或許尚可作答;但若是評價孰優孰劣,若沒有一個獨立於意識形態以外的度量衡,最終恐怕是會變成鬧劇。

在下覺得若是中華文化圈對於新事物的命名有統一的標準,且兼顧「達」與「雅」二者,對交流應該是利多於弊。

ps. 大陸民間其實也是常用「電腦」和「手機」兩種稱呼啦,不過calculator誕生了另一個稱呼叫「計算器」。或許也可以作為兩岸文化發展雖然相異,但也異中存同的佐證吧。